“禽獸……”她扶著腰,咬牙切齒。“你怎知本君真身?”他擦擦嘴,笑的邪惡如魔。
一朝重生,她以爲可以踏上一條虐渣殺敵的光明大道,豈料,拜師不利,落入狼口,任她腹黑的出神入化,也逃不過他的手掌心中。
終有一日,她忍不可忍:“說好的師徒關系呢?說好的不強娶呢?說好的高冷禁欲呢?你到底是不是那個大陸威震八方不近女色的第一邪君?”
他挑眉盯著她看了半響,深沈莫測的道:“你被騙了!”
“……”

目錄

打賞

微信用戶155338749香囊×1>

精華評論

我要評論
更多書評>

讀過這本書的還讀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