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年前,他眼睜睜的看著她葬身火海,熟視無睹;
四年後,他帶著千軍萬馬,跪在她的面前,求她原諒。
兩個和他長得如出一轍的小蘿蔔頭冒了出來,一個一臉惋惜的道,“父王,你來晚啦,娘親又改嫁啦!”說著,還拿出了兩張風華絕代的男子畫像,笑眯眯的道,“這是我爹爹,這是我父皇。”另一個一腳踹在了他的臉上,“渣男,滾!”

目錄

打賞

精華評論

我要評論
更多書評>

讀過這本書的還讀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