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場意外,李清歌醒來竟然重生成爲顧寒城最討厭的女人。
于是……
李清歌暴怒:“口口聲聲說對我是真愛,換個皮囊就不認識了。”
顧寒城默默垂淚,自備榴蓮:“老婆,我錯了,跟我回家吧,我和兒子都不能沒有你…”
“那以後家務誰做?”“我做!”
“孩子誰帶?”“我帶!”
“錢誰賺?”“我賺!”
于是,顧總裁一輩子再沒能翻過身。

目錄

打賞

精華評論

我要評論
更多書評>

讀過這本書的還讀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