逃婚的她誤闖他的婚禮現場,兩個各懷心思的異路人一拍即合,成了外人眼裏的恩愛夫妻,相愛相殺。
她被強吻被撲倒之後憤憤地說:“覃慕寒,你過分!別忘了,我們只是假結婚。”
他狠狠地說:“法律上可沒有假結婚。遊戲規則是,你是我覃慕寒的女人,到死都是。”
原本以爲一切只是機緣巧合被逼無奈,隱藏的是他的處心積慮大費周章。
然而她卻拼命逃離他的掌控。
五年後,她攜萌寶回歸,身邊還站著青梅竹馬的戀人。
他醋意大發,霸道追妻:“誰允許你身邊站著其他男人的?”

目錄

打賞

精華評論

我要評論
更多書評>

讀過這本書的還讀過